《思想坦克》我们心中的「忠党爱国」只是年少无知的过去_驱动无人_申博7737

当前位置:主页 > 驱动无人 >《思想坦克》我们心中的「忠党爱国」只是年少无知的过去 >

《思想坦克》我们心中的「忠党爱国」只是年少无知的过去

2020-06-10

浏览量:978

点赞:544

《思想坦克》我们心中的「忠党爱国」只是年少无知的过去

本文作者为詹宇,原文标题:那一年,我们一起忠党爱国,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。

「千斤重担压肩头,一片忠心报党国」。在主任教官来宿舍找我之前,连忙写下一对联子贴在房内,教官一进门果然点头讚许。我不是刻意要抱教官或「党国」大腿,当时只是觉得好玩。那一年我读大三,担任「党国」社团负责人,党籍头衔为北区知识青年党部常务委员。

我不记得从甚幺时候开始,癡迷于党国神话。但可以从高二说起,班导师私下吸收同学入党,我主动报名,他却以我每次月考都有红字恐怕留级为由婉拒,导师英明,宁缺勿滥,菁英入党,成绩烂的靠边站。但我报效党国的意志坚定,岂能输在起跑点;我恳求,我用功,高三模拟考《三民主义》申论题考得全校唯一满分,导师点头时我眼里噙着泪,「堂堂正正的中国人」——我感觉自己已挺身入列。

报考军校,在这间明星高中当年我是唯一,但我考完国文就放弃,原本设想考大学如果失常,就把青春送给国家。大学先考后有把握不会太差,我就把军校这备胎给提早卸下了。

那一年,大学还是道窄门。迎新活动接踵而来,党国社团的大二干部学长第一周就来宿舍敲我门,第三周就举办了本学院三科系党国社团联合迎新,组织动员效率惊人。晚会场面盛大、流程明快、节目有轻鬆欢乐也有感性交流,再看看学长姐的气质与口条,真是我心仪的模範,那一晚我爱上了这个社团,对党国的爱也更多了一点。

「一党独大没甚幺不好,印度也是长期一党独大一……」

「台湾人民素养还不够,民主也还没成熟到可以总统直选……」

党团干训班讲师口若悬河,我听得如癡如醉。我是干部的第一人选,就在大二。我还是社长最佳接班人,就在大三。毫无悬念地接下重任,我热衷参加讲习、积极主办活动,从系上到跨校,从数十人到近千人,一次次的讲座洗脑,一晚晚的感性催魂,天地正气我感觉灌满丹田,古今完人我上辈子一定也有份。对党国的爱──满到了最高点,朝向神州大陆的西方,我想告诉全世界:「我们都是中国人!」不靠一句誓言,一生把这句话放在心里面。

《思想坦克》我们心中的「忠党爱国」只是年少无知的过去

没想到自己是校园党团末二代社长。大三结束前,下一任社长难产,没有学弟妹要当,我苦苦哀求一名学弟总算接下。适逢解严后不久,政党即将退出校园,党国接着也取消校园「知青党部」的编制。

大学四年我都住校,教官找我容易,思想忠贞的主任教官曾经带我到校外书店勘查党外杂誌,要我回报某特定老师在课堂上批评政府的言论,「人二」也曾经询问我某老师的上课情形。我虽然忠党爱国,但要做「抓耙子」?我的脑袋瓜还没被洗到不清不楚,我的爱国準则里没有密报这一条,对他们只是虚应委蛇,作风开明亲切的系教官也提醒我要与他们保持距离。

大三那一年,同党的系助教问我要不要参加「金门战斗营」,她说这没有开放报名,党国可给我优先权。在当年,金门仍有浓浓的战地神秘色彩,机会难得我不用想就点头。1988 年一月我首访金门,踏上战地的那一小步,是我人生的一大步。除了美丽质朴的风光、精实俐落的砲操表演,我也陶醉于金门精神的歌颂:「独立作战、自立更生、坚持到底、死里逃生」,琼林战斗村坑道内的标语,让我由衷肃然起敬。

勇敢的小岛为我们挡下炮火,伟大的党国为我们守住了复兴基地的民主自由。如果没有党国,台湾早已被赤化,如果不知惜福感恩,挨个巴掌都算便宜吧。

大四那一年,同党的系助教再问我要不要当「政战士」,服兵役时可以不像大头兵被操。有同志真好,好康少不了。我岂是怕苦懦夫,但我想多点收入只能谢谢助教的好意:「我要考预官」。当年的预官窄门约只有大学的四分之一,没钱念研究所更别奢望出国,考上预官是我为自己争口气的机会。我果然考上了,智力测验还高达 152,题目很多出自考古题,根本不太用智力,只要靠记忆。

好男不当兵,侨生以外本班男生 25 人,有五人免役。

羡慕吗?都是同学我不想说甚幺,但我替他们可惜,人生少了一段爱国的回忆。

我抽到「金马奖」,在金门担任步兵排长。再次踏上金门的那一步,开始了我人生中很特别的道路。从此,金门这个曾经让我数着馒头的异乡,成为我生命里永远的第二故乡。

《思想坦克》我们心中的「忠党爱国」只是年少无知的过去

我也不记得从甚幺时候开始,党国神话在我心里已是明日黄花。大概是年过三十之后,各种社会运动遍地活跃及媒体开放,我才开始注意到不同的声音、不同的视角,慢慢的发现许多党国不分的往事及课本以外的历史,慢慢的感觉到台湾国语的亲切,慢慢的离「我们中国人……」这句话越来越远。

那一场忠党爱国的事,天佑台湾没有机会再来一次。
飘荡在龙的传人日子里,是某些老人苦苦隐藏的心事。

那一场忠党爱国的事,上一代已结束,下一代又何必开始。

那一年,我们一起忠党爱国。过了许多年,有些人还是忠于原党,有些人移情别党,也有人不再迷恋任何政党。不论你我是哪一党,只要人心都在台湾,我们的命运其实都一样,党国要分家,成熟理性的民主是我们共同努力的梦想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