度人与度己_驱动无人_申博7737

当前位置:主页 > 驱动无人 >度人与度己 >

度人与度己

2020-07-08

浏览量:174

点赞:899

度人与度己

文/作家 杨渡

《77个拥抱:一场冒险,看见自己》是一本奇书。我不知道如何定位这一本书。

是一个修行者的内心纪录?是善念付出与实践的反省?是度人者事后静思的回顾?是一个母亲与孩子的冲突、对话与和解?还是生命修行的观照?

或者是,从另一个角度看,它根本是一本惊悚小说?

稍稍了解黑白两道,曾採访过各种新闻而略知人世艰难、社会黑暗、世界不美的自己,这本书,看得我惊心动魄。那恐怖感,绝对比惊悚小说更刺激。

故事起源于二○○八年金融海啸。当时世界经济濒临崩溃,文化演出活动停止,文化表演团体面临断炊之虞。当年十一月,我刚接任文化总会祕书长,便建议会长马英九,与其坐困愁城,不如宣布由文建会拨预算,请文化团体进行艺术下乡活动,进入偏乡学校、弱势群体、监狱工厂,让艺术与民间分享。

就这样,优人神鼓申请计画到了彰化,去彰化监狱进行艺术下乡活动。公益团体进入监狱教艺术,例如陶艺、绘画、音乐是有过的,但表演艺术团体进入监狱,这是第一次。

没有人知道,他们会撞击出什幺样的火花。

三年后,彰化监狱邀请我去参观鼓舞打击乐团的表演,那是优人努力的成果。我曾写过一篇文章〈如果监狱变成艺术学校〉,对此讚叹不已。同时文化总会也展开「为台湾文学朗读」活动,邀请作家受访朗读自己作品,再将访问与朗读录音分送给监狱,与受刑人分享。另外也邀请十二位不同领域的艺术创作者,包括李永丰、郑宗龙、王小隶、方文山、王浩威等去监狱演讲。

今年,延续此一理念,文化总会邀请「差事剧团」到诚正中学举办表演艺术营队,训练学生表演、编剧和表演。

我所未曾料到的是,「优人」、鼓舞打击乐团的关係,会从监狱延伸出来,变成一个长远的计画。为了让更生人有更好的训练,刘若瑀不但把他们组织起来,成为「优人」之下的另一个剧团,更与他们建立如同母子般的关係,让他们住进家里,一起生活。

在监狱不自由的环境下,要训练受刑人容易。可一旦出来,天地宽广,人性複杂,如何与熟悉黑道文化的更生人相处,带领他们走出旧习性,成为一个艺术家,那绝对不仅是艺术的、学习的、教育的种种考验,更是人性最严酷的试炼。

一向只有艺术与修行经验的刘若瑀,并不了解其中複杂,却在一心度人向善的信念坚持下,满怀爱心,与他们纠缠冲突,走了半年。这半年,爱怜的、愤怒的、真心的、欺骗的、撒娇的、恫吓的、义气相挺的、无情背叛的……如梦魇般压着她,直到她喘不过气来,才终于宣告放弃。这一场遭遇,对人性的所感所知,恐怕远超过她前半生的总合吧。

然而,读完此书,这些惊心动魄的际遇,却都凝结成她沉思的力量。让她看见过去和叛逆的孩子之间到底出了什幺问题,自己的训练与创作是不是太制式,控制性是不是太强等等,甚至让她看见自己的内在……。

每个生命都有自己的因缘业力,路在前方,自己不走,谁也没办法。这也是多少际遇无奈之后,才慢慢体会到。我们自己何曾不是如此?

然而,若瑀的故事却让我想到《金刚经》说的:「须菩提,于意云何,汝等勿谓如来作是念,我当度众生。须菩提,莫作是念,何以故,实无有众生如来度者。」

或许存着度人的善念,最后度的不是别人,而是自己吧。

摘自《77个拥抱:一场冒险,看见自己》推荐序

度人与度己

数位编辑整理:陈子扬
Photo:JackPeasePhotography,CC Licensed.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