巨量资料下谁有隐私?(3-3)_驱动无人_申博7737

当前位置:主页 > 驱动无人 >巨量资料下谁有隐私?(3-3) >

巨量资料下谁有隐私?(3-3)

2020-07-08

浏览量:983

点赞:318

巨量資料下誰有隱私?(3/3)

资讯时代下,握拥巨量资料也等同握拥权力,而个人隐私又如何顾及?使用者付费或许是个方法。

(续前文)

软体就是法律

巨量资料下谁有隐私?(3/3)常听见这样的说法:「网际网路及用它来通讯的许多新装置,将使个人隐私消失无蹤。」但是事情并非必然如此。资讯科技是经由设计建构出来的,而不是一项发现。

没错,一旦建立好网路架构,在众多使用者及多不胜数、互相连线的电脑依赖它时,这个架构就很难再改变,也就是架构「被锁死」了。但我们在数位网路里的隐私还没有被完全锁死,我们仍然有机会选择我们要的是什幺。当在谈论隐私与安全或隐私与便利之间的得与失时,彷彿得失论是无法避免的,我们似乎忘了电脑最基本的特性:它们是靠程式来运作的。

由于现代人相当依赖电脑软体来联繫彼此以及完成事情,因此软体允许的事就是被许可的事,而软体做不到的事就是做不到的事。这对政府来说更是如此。比方说,美国平价医疗法案(又称欧巴马健保)规定某些州的吸菸者理论上必须比不吸菸者付更高的健保费。之所以是「理论上」,是因为执行新法案的健保财务软体并未因应此政策做调整,因此法案生效时不含此项目,要等未来某一天软体改写后才纳入。软体决定实际上会发生的事,不管任何人怎幺解读法律。

上述处罚吸菸者的做法只是大议题里的小案例。而隐藏在欧巴马健保或其他社会法案和政策所用软体里的小问题,可能比政治人物的意图更能影响社会中的个人经验。

当我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幺时,如何规划未来?

对于如何从巨量资料取得价值而不造成太多侵犯隐私的伤害,目前有两派主流想法。一派是明订并实施新的隐私法规;另一派是促进全面透明化,让每个人都能存取所有资料,没人会取得过多优势。这两派想法大致上是往相反方向拉扯。

隐私法规的问题是:不太可能有人遵守。因为巨量资料会让人上瘾,而隐私法规就像禁毒或禁酒的法令。例如NSA经常遭揭露的丑闻就很让人心灰意冷,NSA雇员会用他们的特权窃听心仪对象,看来就连该组织採纳的潜规则和法规也没用。儘管如此,或许有些新法规和监督会有帮助。

而相反的概念──推广资料开放性,会如何?这种做法的问题是,并非只有资料存取权是重要的,更重要的是用来分析资料的运算能力。永远会有人拥有效能更强的电脑,而那个人不太可能是你。理想化的开放只会使问题加剧,因为它强化了取得最大型电脑的诱因。

让我们用最夸张的方式来想像资料开放。假设NSA明天对所有人公开了内部伺服器的帐号密码,任何人都能进去瞧一瞧。Google及其竞争对手一定比你更能立刻搜刮、编列索引并分析储存在NSA的庞大资料,而他们的顾客会想利用这些成果设法操控世界为自己(并非为你)图利,并且让这些公司痛快赚大钱。记住,原始的巨量资料无法使人获得权力,使人获得权力的是巨量资料加上最高效能的电脑,而那通常是你所没有的大型电脑。

有第三种替代方案吗?几乎全世界都同意,资料在商业上应该免费,人们不该为它付费。硅谷那些网路大公司就是靠这点而快速崛起的例子。

这个「正统思想」值得重新检讨。允许资料有商业价值或许能釐清我们的处境,同时把个人、多样、微妙的特性带回隐私问题。

如果使用某个人的资料时必须付钱给他,那幺人们可能就没有动机去创造注定会失败的超大巨量资料系统。资料系统将必须藉由增加价值来赚钱,而非利用个人资料来对付个人。

这是一个微妙的想法,我已经和帕洛亚托研究中心及圣塔菲研究院的经济学家亚瑟(W.Brian Arthur)以及史丹佛大学的研究生黄新峻(Eric Huang)合作,详细探究这个概念。黄新峻以最广为接受的保险业模型做延伸,看看当资料要付费时会怎幺样。虽然结果很複杂,但大体上可看出,若保险公司必须付钱给人们才能取用资料,就不能轻易挑三拣四,因此他们将承保本来会排除在外的人。

有一点很重要必须强调,我们并非在谈论重新把利益从大角色转移给小角色,而是一个双赢的局势,每个人都会因经济稳定与成长而过得更好。此外,要安排够多政府调查员来确保遵守隐私法规并不容易,但今日维持市场运作的私人会计师大军或许就足以处理这件事。

如果把资料当成某种有商业价值的东西,商业权益原则或许就能解决无法衡量的隐私难题。在目前的世界,没有相当技术能力的人,很难为自己设定适当的隐私程度,非技术人士只能选择要不要加入社交网络,他们可能很难搞懂隐私设定。然而在一个资料有价的世界,他们可以上下调整个人资料的价格,找到一个适当的灰色地带。这只须做一件事──调整一个数字,亦即价格。

有人想用头戴式摄影机给你拍张照?理论上可以,但实际上,要看照片或用它来做什幺事,可能都所费不赀。把个人资料价格设太高的人或许会错失某些利益,但这种方式即使在到处都是连接大电脑的感应器环伺下,也能让文化多元性表现出来。

再从政治角度来看。资料免费相当于是资助政府恣意监控人民,因为人们不能藉由荷包的力量来限制政府。为资料订价,人们就能藉由设定费率,决定政府负担得起的监控程度。

这篇简短的文章只能略述资料有价的概念;即使再多写几页,仍然会留下许多问题。不过,另外两种方案也是一样。巨量资料时代处理隐私困境的做法,无论是澈底开放或订出新法规,目前没有一种是成熟的。

找个机会来测试檯面上所有的点子,是非常值得的。网路工程师也应尽可能在软体里预先设计好扩充界面,不管会不会派上用场,如此一来,网路软体才能在未来支援付费资讯、新法规或全面开放等新点子。只要我们使得上力,就不能排除任何可能方案。

随着科技进步,建造巨量资料系统和系统连线装置的我们,会更常面临棘手的处境。可是我们有非常好的理由做这些我们该做的事。巨量资料能使世界更健全、更有效率、更禁得起考验,我们不能停下脚步,但同时也必须知道,单凭我们所知并不足以在第一次就做好。

我们必须学着以彷彿我们所做的永远是「初版草稿」的想法来行动,并且,永远尽力打好基础,以便能重新检讨,甚至在必要时从头来过。(完)

相关阅读